blank

第一章 这些女孩是谁?

有一个牵着12头骆驼的人从商队上跳下来,拖着步子走到以利亚旁边,这个人是商队带头的,他朝装满酒的山羊皮囊点点头。

“小伙子,我要一个。”

以利亚把手放在山羊皮囊上。“先生,我们会帮您装上去的,您可以付钱给我父亲。”他指着离他三步远的橡树树干说。

这位牵骆驼的人从长袍里取出一个钱袋,走到以利亚的父亲跟前,说:“你坐的位置真不错。”

以利亚的父亲起身说:“谢谢您,先生。”

在他身后,两只叽叽喳喳的松鼠在收集橡果,一只黄鹂在他头顶的树枝上唱歌。他对着左边一丛丛粉红色的仙客来微笑着,说“在我的孩子出生之前,我就把这块石头滚到阴凉处来了。”

他抬头又看了看另外两位牵骆驼的人,他们把骆驼从商队里牵出来,排队买酒。

他问道:“你们有香料吗?”

牵骆驼的人点了点头:“有,带到尼罗河市场去。”

“下周我们将庆祝我们离开尼罗河的日子。”

以利亚的哥哥拿单戳了一下他的肋骨,从侧面看了看拉骆驼的人。

“尼罗河?你什么时候去过尼罗河?”

“图特摩斯为法老的时候,我们621年前离开了埃及。”

“哼!”牵骆驼的人哼了一声。“原来是希伯来人”。

以利亚的父亲对他的儿子们眨了眨眼睛,然后对牵骆驼的人笑了笑。当他伸手去拿那五枚银币时,一阵微风吹皱了他的胡子。

兄弟俩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转向第一头驴巴勒。他们解开了巴勒驮鞍上的两个羊皮囊中的一个,以利亚抓住皮囊前腿部分,拿单抓住后腿部分。

兄弟俩相互对视了一下,“准备好了吗?”

他们把沉重的山羊皮囊从巴勒身上卸下来,准备放到第一头骆驼背上,但拿单从以利亚的肩头瞥了那人一眼,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放下了自己这边的山羊皮囊,蹲在巴勒后面。

小酒囊从以利亚手中滑落,完好无损地落在地上。

他转过身来。

一队女孩子在一队骆驼旁边艰难地前行。一个陡峭的山坡把商队从烈日下推到橡树林的树荫这边来,正好碰到以利亚那排驴子。

以利亚站在女孩们前进的这条路上。

她们会绊倒在酒皮囊上的。

父亲抬起头说:“儿子,给她们让路。”

当第一个女孩擦身而过时,以利亚跪下来把厚重的皮囊滑到巴勒身下,从一端到另外一端。

每位女孩都低头盯着前面那位女孩的脚后跟。脚踝处的长绳子把她们连在一起,望眼过去,这队伍沿着山坡的曲线伸展开来,直到视野不及之处。

一个矮个子男人,双肩粗壮,在女孩们的身旁走着,把以利亚打量了一番。

以利亚站起来看着他,问:“你是谁?这些女孩是谁?”

那个肩膀厚实的男人抽动了一下嘴角,用手摸了摸腰带上的刀。他把以利亚推开,慢悠悠地走过去,没有回头。

但这些穿着破旧衬衫的女孩们,头发上,身上都是泥污或情况更糟糕,她们是从哪儿来的呢?

以利亚向骆驼方向后退,姑娘们从他身边挤过去,有几个人抬起头来,但没有一个人与他眼神对视。

如果他的妈妈看到这些女孩就好了!

他会带她们去母亲那里。母亲会搂着每个女孩,带她们下到亚穆克河,去到水中擦洗,擦洗,再擦洗。然后上岸,再穿上一件干净整洁的长袍。

但母亲如何才能修补她们麻木,空洞的眼神呢?

以利亚的父亲指着第四个牵骆驼的人,这人也将他的骆驼从那“国王级高速路”中带出来,站在前三个人后面等待买酒。 “,以利亚,动作快点把酒给他们装好,他们还有客户在尼罗河等着呢。

他的父亲怎么会还在想酒囊呢?

难道他不能看到从那个女孩的肩膀上渗出的脓液吗?她有可能就会是隔壁女孩密迦的妹妹呀。

成年人谈到过亚舍拉神庙和奴隶女孩们,但他们从未说过她们这么年轻。这些女孩看起来都不比以利亚年长。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可能随时都会长出胡须来。

一位女孩从她旁边的第二个男人身边挤过去,就像从第一个男人身边挤过去一样。这男人眼角到脖子都有伤疤。这些人是谁?他们的刀,那条绳子又是怎么回事?

这位女孩绊了一下,绳子猛拉了前面那位女孩的脚踝。那个男人打了她一巴掌,她撞到了以利亚身上。干粪的气味侵入了他的鼻孔,他抓住她的肩膀以防止她摔倒。

以利亚父亲的眼神从手中那银色的东西移上来: “小心!”

一只粗厚的手将女孩撞到一边,将以利亚猛烈地推向骆驼的身边,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在他眼前晃过。这锋利的刀片可以像他的屠宰刀切开山羊的静脉一样快速切开他的颈静脉。

以利亚睁大了眼睛,咬紧牙关。 “先生,小心!”


列王纪上17:1 – “现在的以利亚,基列居住的提斯比人……”

  • 你有没有对某人在做什么感到怀疑?
  • 你说什么?
注册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Cop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