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k

第二章 “把刀收起来。”

以利亚的父亲向奴隶贩子迈了一步。

“我儿子对你没有恶意。”

这手拍在以利亚的胸膛上,刀尖已刺进了他喉咙的皮肤。

以利亚的父亲当面责备了那个人。“把刀收起来。”

牵骆驼的人向他们走近了三步。

“他不怎么说话,小子。你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别打扰那个女孩。我最后一次看到一个奴隶贩子拔出一把刀剑,割断了一个埃及男孩的喉咙,那可怜的男孩还没有机会碰到那刀剑。那个男孩躺在地上,他的呼吸从喉咙的伤口里发出咯咯声。”

这手和刀尖保持着稳定的压力。以利亚的脸变热了。他的头靠在骆驼的肋骨上,骆驼发出了一声抱怨。它抬起尾巴,放出一团气体,拉出鸡蛋大小的一团小短柱形状的东西,好像以此做进一步的评论。

以利亚父亲插进去,他的胡子和奴隶贩子的胡子混在一起,

他低声说话:“你听到我说的吗?”

奴隶贩子的手往后一放,刀也跟着收回去。

以利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手在喉咙上擦了擦,带走了湿漉漉的血迹。

“肮脏的米甸人猪!”

他的父亲向橡树的树干后退了半步,但眼睛却盯着奴隶贩子。“你没有权利对我的儿子动刀子,先生。他的手颤抖着。那人不理睬以利亚的父亲,只对以利亚笑了一下。他手握刀柄,用刀指到以利亚的鼻子底下。他又打了那女孩一巴掌,那女孩继续向前走,又长又破烂的衣衫掠过了以利亚的胳膊。

主啊!你看到了吗?你为什么让这种人活着?这是不对的。

那一队女孩不断地绕山而行。有多少人?几十个?数百人?

以利亚拍了拍巴勒的屁股。

“拿单,已经安全了,你现在可以出来了。”

拿单这么近距离面对这么多陌生人时会找个地方藏起来,但是这两兄弟应该站在一起,也许他们可以学习如何使用武器。

这两位肩膀厚实的男人一起工作,但拿单很聪明,动作更快。他修剪的藤比父亲修剪的还要多。他手上的剑,加上对陌生人的厌恶,这也许会成为一种优势。

忠诚的兄弟们会在这条“国王级高速路”上巡回,把奴隶贩子赶出去,把女孩们带到母亲那里。进入撒马利亚,拆毁巴力庙。打碎亚舍拉的杖,捣毁那燃烧的炉子,把外邦祭司赶回西顿。

拉骆驼的人打断以利亚的思绪。“孩子,这是她们从自己的部落向北走的路上。你爸爸一直说他会带你去亚舍拉神庙?”他色迷迷的。“你不用担心。给她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年长的姑娘们就会把她们收拾干净,准备好服侍。”

“服侍?以利亚的父亲站在拉骆驼的人的面前。“这些孩子可不能这样啊。”

他拿住拉骆驼人的手腕,把银币塞回他的手掌。“留着你的钱吧,先生。”以利亚,拿着那瓶酒。

拉骆驼的人举起拳头,但以利亚走了三步,怒视着他的脸。

拿单跳到了他身边。“弟弟,如果你要侮辱这个以实玛利的讨厌的家伙,请想出比‘肮脏的猪’更深奥的话来。”

拉骆驼的人摇了摇头,把银币扔进了他的钱袋,并把它深深地塞进了他的斗篷里。

“可怜的希伯来狗!”

他牵着骆驼混进了商队,上路了。以利亚用胳膊肘撞了撞拿单。“谢谢。” 下一个拉骆驼的人领着他的十四个人走到以利亚的酒袋前,抬起两根手指。“我要两个酒袋,孩子。”排在长长的女孩队伍的最后几个人挤过去了,第三个人昂首阔步地跟在她们身边。

救援的忠实兄弟的形象在边缘消失了,以利亚怒目而视。

“你对这些女孩做的不对。”

奴隶贩子傻笑一下。以利亚突进。有硬东西击中了以利亚的右下巴。

奴隶贩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跳着舞。接着,黑暗降临了。

列王记上17:1-“现在的以利亚,基列居住的提斯比人……”

  • 你曾经梦想过为主做伟大的事情吗?

  • 你曾经挑起过一个打斗又失败了吗?

注册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Copied!